Top名人百科全书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教育家   
[0] 评论[0] 编辑

陈献章

求学拜师

陈白沙像
白沙村濒临西江入海之江门,所以明清学者称其学说为江门之学。从陈献章倡导涵养心性、静养“端倪”之说开始,明代儒学实现了由理学向心学的转变,成为儒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。
明正统十二年(1447年),陈献章参加乡试获第九名,时年20岁。次年入京参加礼部会试,中副榜,选入国子监读书。
景泰二年(1451年)再次参加会试,又落第。
27岁那年,闻说抚州临川郡地方,有位著名学者康斋先生(原名吴与弼),学识造诣很高深,便前去拜师。长途跋涉,越庾岭,过梅关,抵达赣州(今江西省),最终到了崇仁县,拜师吴与弼先生。
第二年,拜辞吴老先生,回归江门白沙村,在小庐山麓之南,建筑成一间颇具规模的书舍,题名“春阳台”。从此,一心隐居,专心读书,足不出户。为了减少对他的干扰,家人就在墙壁凿了个洞,饮食衣服,均由此洞递进。隐居春阳台苦读经典著作,探讨先人哲理,经过十年苦学,静坐冥思,舍繁取约,把握心与理吻合的关键,学问与修养,获得飞跃的进步。
1465年(明成化元年)的春天,决定在春阳台设馆教学,乡村邻邑的学生慕名而来。
再上京师
成化二年(1466年),从广东来到北京,重游太学,再次准备会试。抵京后不久,国子监祭酒邢让以“和杨龟山《此日不再得》诗”为题试陈献章。陈献章于是写了《和杨龟山此日不再得韵》诗,受到邢让的赞赏,国子监只让他作吏部文选清吏司历事。
次年春,辞官南归。

治学江门

成化五年(1469年),第三次参加会试时又以落第告终。自此便居乡讲学,屡荐不起。晚年逍遥于自然,养浩然自得之性,心学思想体系臻于完成,提出了“天地我立,万化我出,宇宙在我”的心学原理和“静坐中养出端倪”的心学方法。
1500年(明弘治十三年),病逝于故土,终年72岁,谥号“文恭”。

主要成就编辑本段

著学育人

在陈白沙对广府文化的贡献中,影响最深远者,莫过其授徒讲学之功。在陈白沙隐居期间,“四方来学者不啻数千人”。曾身兼礼、吏、兵三部尚书职务的重臣湛若水,官拜文华阁大学士卒赠太师的名臣梁储,都成为他的入室弟子。经过陈白沙的苦心经营,珠三角一跃成为岭南教育中心之一。据文献统计,广东在宋代仅有书院26所,占全国书院总数21%,经过明代的快速发展,到清代已达到255所之多,占38%,跃居全国首位。“自此,粤士大夫多以理学兴起,肩摩屣接,彬彬乎有邹鲁之风。”
陈献章提出了著名的“贵疑论”,强调“提出问题”之于学习与成长的重要意义。他认为:“前辈谓‘学贵知疑’,小疑则小进,大疑则大进。疑者,觉悟之机也”。陈献章的教学方法与众不同:一、先静坐,后读书;二、多自学,少灌输;三、勤思考,取精义;四、重疑问,求真知;五、诗引教,哲入诗。陈献章虽然是大学问家,却擅长“诗教”,时与弟子吟诗唱和。他的诗歌通俗易懂,平实动人。为免乡人好逸恶劳,陈献章先后编写《戒色歌》《戒戏歌》《戒懒文》,供子弟作为座右铭。“尔懒岂自知,待我详言之:官懒吏曹欺,将懒士卒离;母懒儿号寒,夫懒妻啼饥;猫懒鼠不走,犬懒盗不疑。细看万事乾坤内,只有懒字最为害。”

书法成就

陈献章是一位杰出的书法家,书法的特点和风格是挺拔沉雄,生峭涩辣,自成一格,形成“白沙书派”,开岭南书法之先河。晚年喜用茅笔作书,下笔挺健雄奇,时呼为“茅笔字”。陈白沙有诗曰:“茅君颇用事,入手称神工”。又曰:“茅龙飞出右军窝”。据陈白沙弟子张诩的《行状》记载“天下人得其片纸只字,藏以为家宝”,深受时人器重。他老师吴康斋先生的女婿因贫困,求得他数十幅字出售。“每幅易白金数星”。由于陈白沙的书法独辟蹊径,从而跻身于明代书法名家之列。他对书法亦多有造诣。他博取诸家所长,使岭表书风为之复振。“天下人得其片纸只字,藏以为家宝。”
陈白沙有诗曰:“茅君颇用事,入手称神工”。又曰:“茅龙飞出右军窝”。据陈白沙弟子张诩的《行状》记载“天下人得其片纸只字,藏以为家宝”,深受时人器重。他老师吴康斋先生的女婿因贫困,求得他数十幅字出售。“每幅易白金数星”。由于陈白沙的书法独辟蹊径,从而跻身于明代书法名家之列。
陈献章的23代后人陈胜,向记者展示了陈白沙首创的“茅龙笔”。茅龙笔取材于圭峰山白茅,吸墨饱满,坚韧耐用。陈胜即席挥毫,只见茅龙书法苍劲有力,笔划中常常留有空隙,形成“飞白”,更显变化无穷。所居圭峰,其茅多生石上,色白而劲,以茅心束缚为笔,字多朴野之致,白沙当称为茅君,又称茅龙”。(屈大均《广东新语》)。“白沙茅龙笔制作技艺”在2008年入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文学成就

陈献章精擅诗文,工书法,善画梅。明朝著名的诗人,留存各种体裁的诗作1977首。他的诗格调很高,诗作雅健平易,他用诗来教育弟子,也用诗来传播学术思想。他的诗文著述,由他的学生辑成《白沙子全集》出版传世。
《白沙先生文集》书影

古琴成就

陈献章不仅是一位鸿儒,同时还是一位古琴家。陈献章将元代刊刻的《古冈遗谱》手抄本传给他的门徒,并构建自己的白沙琴学,该琴学成为清代乾隆年间诞生的岭南琴派立派的重要思想来源。陈献章雅好古琴,在江门讲学数十年,时常与友人门生携琴游于风烟水月之间,有不少琴谊琴事收录在诗文中,如他为英年早逝的首徒而作的《伍光宇行状》中写道:“遇良夜,皓魄当空,水天一色,君乘艇独钓,或设茗招予共缀,君悠然在艇尾赋诗,傲睨八极,予亦扣舷而歌,仰天而啸,飘飘乎任情去来,不知天壤之大也。”
岭南学派的门生大多能琴,如白沙之子陈景云、新会伍光宇、番禺张诩等。他们不但传承江门心学,而且还将白沙琴学和手抄的《古冈遗谱》在岭南广泛传播。明中叶时期,元刊本的《古冈遗谱》已难得一见,故白沙及其当地琴人大都以手抄本流传。该谱收录二十四曲,其中“鸥鹭忘机”一曲最能契合白沙心学的审美趣味。自15世纪下半叶白沙琴学形成之后,经过300年的酝酿发酵,终于在18世纪末的广府地区产生极具地域特点的岭南琴派,岭南琴派的开山祖师是生于清代乾隆初的香山县何琴斋,何琴斋以‘友石’为琴谱命名,凸显出他的立派思想是以白沙心学琴学为依归的。

个人作品编辑本段

《白沙诗教解》
《白沙子集》
《陈献章集》
《慈元庙碑》
《忍字赞》
《戒色歌》
《戒戏歌》
《戒懒文》

轶事典故编辑本段

失怙孝母

陈献章母亲林太夫人陈献章的父亲早逝,成了遗腹子的陈献章由母亲林氏独力抚养成人。特殊的家庭环境,使陈献章对母亲特别孝顺。他的诗文字里行间,也充满了报答亲恩的赤子之心。成化十九年(1483年),在应诏上京期间,陈献章收到了母亲病重念儿的家书,遂向宪宗皇帝上《乞终养疏》,请求归家奉养母亲。“天下母子之爱虽一,未有如臣母忧臣之至、念臣之深也。”感人至深的话语,至今读来让人仍觉满纸戚戚。陈白沙祠牌楼的正中木匾书有“圣旨”、“贞节”字样,而在背面木匾的题字里有:“母节子贒”。牌坊上的“贒”就是“贤”异体字,意即“忠臣为国家之宝”,反映出朝廷对陈献章母子的嘉许。

史籍记载编辑本段

《南越笔记》卷四
《明史》列传
《尧山堂外纪》

后世纪念编辑本段

遗址

陈氏书院
陈献章在新会的遗迹很多,除“楚云台”、“春阳台”、“庐山书院”、“嘉会楼”等早已湮没外,尚存有“白沙祠”、“碧玉楼”、“贞节碑坊”等,均为明代建筑。其中贞节牌坊且定为“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。此外还有“钓台故址”、“白沙公园”等纪念建筑物。白沙祠建于明万历二年(1574年),乃朝廷为纪念陈献章而诏建。祠堂梁上悬挂高高低低的大小匾额。

纪念活动

陈白沙的治家精神却为族人所铭记。从2003年开始,族人选择重阳节举办纪念陈白沙诞辰活动,旨在凸显陈白沙的孝德精神。2010年至今,白沙祠已举办五届以“开笔破蒙”为主题的“白沙文化节”,参与学童为数众多。白沙后人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,弘扬百载相传的儒者之风。

人物评价编辑本段

历代评价

缪天绶:“在这个因循蹈袭的空气弥漫一时的时候,而白沙独摆脱一切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”
黄宗羲:“有明之学,至白沙始入精微,其吃紧工夫全在涵养,喜恕未发而非空,万感交集而不动,至阳明而至大。两先生之学,最为相近,不知阳明后来从不说起,其故何也。薛中离,阳明之高第弟子也,于正德十四年上疏请白沙从祀孔庙,是必有以知师门之学同矣。”“独开门户,超然不凡。”“先生之学,以虚为基本,以静为门户,以四方上下往古来今穿纽凑合为匡郭。以日用常行为殊为功用,以勿忘勿助之间为体认之则,以未当致力面应用不为实得。”
梁炳尧:“陈献章是一个不求功名利禄的人,他的后人也多选择务农,而没有走上科举功名之路。”
屈大均:“阳明之学,多繇甘泉启发,而阳明亦未尝数言甘泉之师为白沙,则又何故?”
冯友兰:“白沙卒于明孝宗弘治十三年,时王阳明二十余岁。甘泉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九年,与阳明时相辩论。阳明之学,虽亦自得,然亦必受此二人之影响也”。
朱维铮:“陈献章,是王阳明学说的真正教父”“广东,是王学的策源地”。

附件列表


0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湛若水    下一篇 田骈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